群眾外包(Crowdsourcing)浪潮的興起(一) - 專家的新挑戰
Oct 6th, 2007 by Days

記得外包嗎?把工作交給印度或中國人已經是2003年的事了。現在有新的便宜勞力來源:全世界各地用自己空閒時間創造內容、解決問題,甚至一起進行研發的每個人。

作者:Jeff Howe

譯 : Mr. Friday

1. 專家

Claudia Menashe需要幾張病人的照片。身為華盛頓國家健康博物館的專案負責人,Menashe打算設計一系列互動式的展覽機台,播放全球流行疾病的相關資訊,像是禽流感。一個展覽設計師已經規劃好展覽機台的部分,但是現在Menashe需要尋找一些能搭配文案的圖片。Menashe不打算專門請一個攝影師來拍流感病患照片,而打算使用已經拍好的圖片 – 這正是出版業中所謂的「圖片供應商」。

2004年10月時,她遇到了一位圖片供應商Mark Harmel,他是一位自由攝影師,住在加州的曼哈頓海灘。Harmel的太太是位醫生,所以他也專拍與醫療業相關的圖片。「Claudia想要人們打噴嚏、治癒的那種照片。」Harmel回想說著。他是一位說起話來溫文儒雅的52歲中年人。

國家健康博物館本有個宏大的計畫,在華盛頓D.C.的National Mall裡佔一個區塊展覽,但他們才剛起步而缺乏經費。「他們預算很吃緊,所以我自己都以賠錢價幫他們做事。」Harmel這樣說道。Harmel在一間舒適但擁擠的辦公室工作,就在他和老婆、繼子一起住的房子後面。他給了博物館一個相當優惠的價格:每張照片收費在100到150美元之間。「這大概是企業客戶價錢的一半。」他說。Menashe對當中的四張照片有興趣。對Harmel來說,這是一筆大約價值600美金的交易。

但經過幾個禮拜的來回之後,Menashe寄了一封email給Harmel,說她很抱歉這項交易要取消了。「我找到一個供應圖片的網站叫iStockphoto,」他說,「他們的價格我們付得起。」這話說得很保守。就在發信的同一天,Menashe就在iStockphot上訂了56張照片 – 每張大約1美元。

iStockphoto,本來是讓一群平面設計師免費分享圖片的網站,提供的價格卻比Harmel少了99%。它怎麼辦到的?它為業餘攝影師創造了一個線上交換市場:來源包括在家工作者、學生、工程師、舞者。這個網站現在有大約22,000個圖片提供者,基本圖片每張收費在1到5美金之間。〈尺寸非常大且高畫質的圖片可以喊價到40美元以上。〉不像專業攝影師,iStock愛好者並不需要背負一年必須賺130,000才能打平收支的壓力;賺賺130美金的外快他們也可以接受。「一直以來我都在協調價格這件事,」Harmel說,「但我要怎麼跟1美元的圖片競爭?」

他當然沒辦法競爭。對Harmel來說,這是個殘酷的經濟現實:Harmel的作品不再珍貴。專業級的照相機現在價格不到1,000美金。有了電腦與photoshop,即使是入門級的愛好者也可以做出與Harmel這種專業攝相師比肩的圖片。加上網際網路和強力的搜尋科技,與全世界分享這些圖片變成是很簡單的一件事。

一開始,圖像供應產業是反對iStockphoto網站與其他那些所謂小型圖像商〈microstock agency〉,像是ShutterStock和Dreamstime。然後,2006年2月,全球最大的圖像供應公司、全球市占率超過30%的Getty Images 的顧客,有像是IBM與United Way這種大客戶,也有小型的設計公司。這些公司以前都只能向大型圖片供應商購買。「我以前透過Corbis和Getty,而圖片來源費就佔了我的設計費一大部分,導致我的利潤很低,」一名英國設計師在email給該公司的信中如此寫道:「iStockphoto的小額付費系統讓我得以提高利潤。」歡迎來到大眾時代。這就像加州柏克萊大學的SETI@home的分散式電腦運算計畫,透過結合數以百萬計的電腦閒置資源達到前所未有的運算效能,而現在有分散式的勞力資源網,正透過網際網路結合數以百萬計的閒置人腦資源。開放軟體原始碼運動已經證明了結合熱情、技客型的志願者,他們也能寫出像Microsoft、Sun Microsystem這些高薪程式設計師一樣的程式碼。Wikipedia已經展示出這種模式能夠創造出一個內容無限、無所不包的線上百科全書。而eBay和MySpace這些公司,如果沒有用戶的貢獻,也無法建立像現在這麼成功獲利的企業。

這些都是在網際網路時代興起的公司,透過這個線上互連的世界獲利。但是現在這些有生產力、數以百萬計的熱情貢獻者,也吸引了舊式公司的興趣。過去十年,許多公司都在尋找印度或中國大陸的廉價勞力。但是現在這些勞工在哪裡已經不重要了 – 他們可能在樓下街角,他們可能在印尼 – 只要他們能連上網路。

科技在各個領域的進步,從產品設計軟體到數位攝影機,大幅降低了從業餘到專家之間的藩籬。愛好者、兼職、以及入門試玩者,突然有了市場,而各種產業如製藥業、電視產業的聰明公司,正尋找能夠發揮潛在群眾智慧的方法。這種勞力並不總是免費的,但是比傳統的付職員薪水便宜多了。這不是一般的外包;這是群眾外包〈It’s not outsourcing; it’s crowdsourcing〉。

Harmel花了好一陣子才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。「當國家健康博物館打電話過來前,我從來沒聽過iStockphoto」他說,「但是現在,我覺得它就像堤防破了第一道缺口。」2000年時,Harmel除了特別受僱所拿到的佣金之外,還賣出100張左右的照片,賺了大約69,000元美金,對他來說是很不錯的一筆收入。去年他的照片生意收入減少了 – 59,000美金,賣出超過一千多張照片。付出的勞力更多,但賺的錢卻也越少。

Harmel並不是唯一感受到風雨欲來的攝相師。去年夏天,攝相藝術家聯盟〈Stock Artists Alliance〉論壇上就掀起一陣恐慌。「大家都發現照片收入銳減,」Harmel說,「我無法指控iStockphoto這種行為是犯罪,但是它確實造成了強大的降價壓力。」結果,他決定要把他的工作重心轉移到任務型的攝影專案去。「我看不到專業級圖像供應產業的未來在哪裡。」他說。

(待續…)

註 : 原文於2006年6月刊登於Wired雜誌, 第06.14期, 本譯文已獲得原作者同意轉譯於MMDAYS部落格, 如欲轉載, 請註明原文出處來自Wired雜誌、作者Jeff Howe、譯者MMDAYS。如欲用於商業用途,請來信徵得同意。

re:re:
http://mmdays.wordpress.com/2007/10/06/crowdsourcing_1/
創作者介紹

McTiger:

mc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